起点女生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悬疑 >向地狱进发 > 001 出院!

001 出院!

没有了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最初,黑域像是从地狱渗出的死亡沥青,又如凭空滴落的恶魔之血。

它毫无规律地降临在世间,吞咽可及的一切,连光都无法逃逸。

可正当整个世界为此焦头烂额的时候,一块黑域却不声不响的消失了。

随着那迷雾散去,第一位幸存者重见天日。

镜头中,他满是焦痕的脸上不见一丝糜颓,反而一脸狂热地举起了手中的宝藏。

当人们看清那超然的造物,方才恍然大悟。

原来黑域不是沥青,是石油。

它里面也不是死亡,是金矿!

可从幸存者的描述来看,似乎有个什么魔王主宰着那里。

但这无伤大雅,甚至令人振奋。

“撒旦?他有几个师?”

伴随着这句北境领袖的狂言,人类对黑域的探索全面展开。

此后二十年间,传奇争相登场,世界纷争剧变。

时至今日,秩序已趋于稳定,生活也重回正轨。

黑域也早有了全新的名字——秘境。

对新一代年轻人来说,秘境早已成为了世界的一部分,它既是躲闪不及的地震海啸,也是大自然时不时送上的美好馈赠。

只是这场盛宴与多数人无缘,唯有专业人士才有资格享用。

而那些专业人士。

那些极具贪婪与智慧的冒险家。

那些狡诈而又伟大的先驱。

那些莽夫,赌徒和勇士。

那最值得崇拜的偶像,最为人所唾弃的权阀。

他们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名字——

尖兵。

……

秘境开启后21年,3月17日,午后。

【距β1-2103257秘境爆发:49分33秒。】

新海市北屿中学,迎来了每天最惬意的时刻。

高中部的走廊内,餐后的男男女女们结伴走出教室,或争抢着冲下楼梯,或慵懒地靠在窗前。

如同每个午休一样,男生们争论着永远没对错的话题,女生们则分享着永远没结果的八卦。

至于那些珍惜青春的人,在这初春暖风的挑逗下,早已不露声色地对上了眉,又或是羞红着脸欲拒还迎。

一切就如同慢放的青春电影,在平淡中散出了一缕确幸。

可突然有那么一刻。

像是什么魔鬼过境,春天的气息开始沿着走廊节节熄灭,所有的色彩都随之黯淡无光。

男男女女们同时止住了话题,以一种异常复杂的眼神望向走廊中央,目视着一位修长的男生走来,经过,然后走远。

男生身着紧致的黑衬衫、黑制服裤和黑皮短靴。

他梳着一头简洁的偏分,在这之下,是一双目空一切,毫无温度的眼睛。

那眼睛没看任何人,那男生也不在乎任何事,就这么双手插在裤兜里,微含着胸,以一种稳定的节奏匀速前行,像个游荡的幽灵。

他当然不是什么幽灵,他是李清明,高三四班的李清明。

但更多的人,私下都会叫他汉尼拔。

对,就是电影里的那个高智商变态。

如果现实中真有那样冷漠、华丽、残忍且算无遗策的罪犯,那李清明一定就是他的青年版。

所有人都相信,从养殖园里惨死的小白兔,到莫名休学的校园风云人物。

从十字路口美少年的都市怪谈,到住进精神病院的教导主任。

全部都是李清明的手笔!

只是尚未发现犯罪证据。

为什么如此确信?

随便看他一眼就知道了,他对人类的漠视还不够明确么?

而且谁都知道,他书包里装满了处于违禁品边缘的怪东西。

至于他艺术节投稿的《初等秘境生物图鉴》,更是把最有元气的美术老师都搞抑郁了。

更别提他那无时不刻的语言冷暴力,和难以理解的全科目顶尖成绩。

总之,他的每个气质,每个表情都预示着他是一位含苞待放的犯罪大师,是该坐镇阿卡姆疯人院的人物,跟对了人直通阿兹卡班也不是没可能,北屿中学何德何能容得下他?

也正因如此,每当李清明经过的时候,都会引起周围人本能的警觉。

只是那些人既不敢议论他,又无法忽视他,唯有窥视他,直到他走远才敢松口气。

而李清明自己,其实很享受现在的社交状态。

于他而言,集体是一个动词,是描述多数人对少数人精神虐待的过程,这里面充斥着规训、同化与扼杀。

其间,每个独特的灵魂都将被修磨成多数人的样子,届时他们将摇身一变,以长者自居,规训起他们曾经的同类。

这明明是一场世间最恐怖的暴行,但多数人却对此习以为常,觉得融入集体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那些孤立的人都是自己有问题,被欺负也是活该。

当然,他们当然可以这么想。

李清明从不在乎别人怎么想,除非谁真的想不开来欺负他。

但很可惜,他等了三年也未能如愿,这群人就连党同伐异都要躲着硬骨头。

或许是这套高明的教育体系,早已将他们的血性也一并被阉割了。

思绪至此,李清明已走到心理咨询室的门前,轻轻扣响。

“请进。”一个年轻的女声应道。

李清明就此推门进屋。

这是学校最小的办公室,只有一套陈旧的办公桌和一个发霉的棕色布沙发。

一位梳着潦草马尾,戴着厚片眼镜的年轻女老师正坐在桌前,低头看着一条有关失眠的短视频,看样子是要咽完这坨营销号的口水才会履行职务。

片刻后,她看完了视频,又毫不自知地叹了口气,这才扭过椅子望向李清明。

李清明也正直勾勾看着她。

“……”心理老师浅浅一僵,正了下眼镜才开口道,“你是……李清明对吧?你们班韩老师让我跟你好好聊聊,最好聊到下午上课。”

“我没那么多时间。”李清明快速答道,“13分钟后我要去厕所,之后要午睡。”

“啊,这个……”老师眉色微蹙,“你们韩老师也是为你好,他认为你心理问题已经很严重了,需要我这里全面评估一下,如果你拒绝,就只能请专业的精神科医生介入了。”

“我去过医院,完全健康。”李清明抬手向外一指,“报告就在书包里。”

“啊?”老师惊道,“你每天都带着精神检查报告上学?”

“是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这里挤满了将个性与疾病混淆的,刻板无知又诲人不倦的教员。”

“……你在,讽刺我?”

“这取决于你。”

“……”老师愣了一下才回过味,忙又神色一舒道,“李清明同学,看得出来你很有个性,但我也确实受人之托要好好了解你的情况,要不你先坐下,咱们先抓紧时间聊两句,也算给你们韩老师交差了。”

李清明这才点了下头走到沙发前,挑了能晒到太阳的部分坐下,顺手从左兜里摸出了一个银色怀表,轻轻擦拭表盘道:“我们还有12分钟。”

“唉……”老师叹了口气,摆好了纸笔,“上厕所的时间有必要这么精确么?”

“不可能绝对精确,但要追求精确。”李清明认真答道,“一旦放弃对生物钟的管理,误差就会越来越大,最终致使整个内分泌系统陷入糜烂。”

“呵呵。”老师一面记录,一面摇头哼笑道,“所有人都是有感觉才上厕所,也没见谁糜烂啊。”

“你失眠?”李清明突然问道。

“偶尔会吧……”

“这就是糜烂。”

“……你对糜烂的定义也太宽泛了。”

“所以我不失眠。”

“骗人的吧……”

“用仪器记录过,平均入睡时间是7秒。”

“……不可能!”老师当场撂笔瞪了过去。

李清明却只是打了个哈欠,像是被晒困的加长款黑猫。

眼见他如此淡定,此时的老师已经倾向于相信这件事了。

于是她顺理成章话锋一转,客气地请教道:“你有什么特别的技巧么?我最近习惯性失眠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痤疮、短视频、血管型黑眼圈、过多的油脂和头皮屑。”

“你!”老师唇头一抽,下意识瞪着李清明使劲打量起来。

她这才发现,这个男人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白皙,连一颗痘痕都找不到。

那一整张脸更是如古典雕塑般精致有型,不见一丝臃肿,亦无半点残缺。

唯一能捕捉到的不完美,只有那层被刮到极浅的胡茬,看上去细细绒绒的,好想去揉一揉,不知会不会扎手……

李清明眼见心理老师瞪得如此用力,便也随口锐评道:“你总在第一时间否定我,这是典型的自卑。”

“我哪有?”老师不忿回瞪,“我什么时候否定你了?”

李清明没回话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短暂的沉默后,老师再次正了正眼镜说道:“就算我有否定你,这跟自卑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我懒得分析。”李清明再次摸出怀表,“还有不到10分钟。”

“10分钟够了!”老师拉了拉椅子上前道,“你现在就分析我,分析的好我就给你出一份完全健康的报告,这样你们韩老师就没法为难你了。”

“为难我?”李清明似是来了些兴趣,神色微微一提问道,“所以韩春让我来找你,并不是关心我的心理健康,而是在故意为难?”

“啊这个……一激动就说吐噜嘴了……”

“那就吐噜完。”

“这个……唉,算了……”老师叹了一口长气才说道,“他让我好好和你谈一个小时,尽量把反社会,心理变态之类的倾向塞进报告,我猜是找个由头劝退你吧……”

“就这点破事。”李清明顿觉无趣,“早读开始他看我的眼神就不太对,还以为他要谋杀我。”

“啊????”心理老师当场一个哆嗦,“你这……也太跳跃了吧!”

“并不,这远比你想得要顺理成章。”李清明点了点脑袋道,“试想一下,如果几分钟后,我在厕所意外‘自杀’,会被认为是受到了谁的刺激导致的?”

“…………我?”心理老师两眼一瞪,“所以你的设想是,韩春要伪装你自杀,还把脏水甩到我身上?咱们先不说他图什么,就说学校这么多人,他怎么作案?”

“全校都知道我的入厕时间,届时所有人都会远离我的专属隔间。”李清明略显振奋地点了点头。

“…………这……好充分的作案环境!”心理老师一脸顿悟之色,拳掌一击道,“他确实可以提前在厕所布置机关,在你入厕时准时触发,而你……本身也是个机械狂,连我都看过你在科学展投稿的夺命机关设计图,你这种人随手掏个连弩之类的东西出来简直太合理了!”

“很好,你比看上去有慧根。”李清明难得赞赏道,“这场谋杀也算是因材施教了,如果你想交流细节,我甚至愿意晚两分钟去厕所。”

“……”心理老师原地抖了三抖后,才颤颤抬了抬眼睛:“我算是知道……为什么大家不喜欢你了。”

李清明并未回话,只是微仰着头摆弄怀表,似乎依旧沉浸在这款量身定制的谋杀案中。

另一边,心理老师也是人生头一次产生了想了解一名学生的热情。

当然,更多的,是想戳破一个装哔犯的私心。

她不禁往前拉了拉椅子,试探着问道:“但说实话,你的表现是不是太刻意了,比如……一定要穿黑衬衫么?”

“黑色使我放松,也是秘境最常有的底色。”

“你要去秘境?”

“秘境也随时会来找我。”

“可城市居民遭遇秘境爆发的概率不足千分之五。”

“这是个很高的概率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老师说着又指向李清明的裤兜,“一定要双手插兜么?”

“左手是表,右边是武器,无论看时间还是砍怪物,我都是最快的。”

“……你!你兜里有武器?”

“暂时没有,但我常年模拟这种状态。”

“……那……怀表呢?看时间用手表手机不行么?”

“这是隐私。”

“好好好,那含胸的姿势呢?”

“这是起跑和格斗的基本姿势,我要随时准备突袭或者被突袭。”

“可你在学校啊!”

“学校不就是培养好习惯的地方么?”

“啊……你……我……我特么……”心理老师整理了好久,才一脸凝重地问道,“所以,你的梦想是成为尖兵?”

“我从不做梦。”李清明像呼吸一样自然地说道,“但我的确会成为尖兵,最终死在某个秘境。”

“……我明白了。”老师焦灼地擦了把汗,小心地看着李清明说道,“你这种人,如果你真是这种人,那在学校一定很煎熬吧?”

“每时每刻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还来上学……”老师说着又敲了下头,“哦对……新规要求高中毕业才能考尖兵资格……”

就在她自言自语的时候,李清明已经站起了身:“去厕所了。”

心理老师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转回桌前抓起了笔:“等等,关键问题还没问,现在这样还没法出报告。”

“那就快问。”

“嗯,其实就一个问题。”老师咽了口吐沫,缓声问道,“你确定自己不是在逃避么?或许你只是畏惧社交,缺乏自信,这才将希望寄托在另一个世界。”

“不是。”

“这不算回答,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心理老师提笔追问道,“秘境内充满了猜忌和绝望,常人的幸存率不足2%,还有支配并折磨着一切的主宰,醒醒吧李清明,那里根本就是个地狱!”

“不,这里才是地狱。”

“啊?”

李清明不得不摇了摇头,漠然回眸道:

“这个世界从不值得留恋。”

“我的同类更不值得共情。”

“地狱的空气远比这边清新。”

“一位欲拒还迎的僵尸,更是胜过了世间所有美艳。”

“除此之外,那边还能升级,有宝藏。”

“更别提那些奇诡的规则和刺激的扮演。”

“所以,我去的不是地狱,是回家。

“这里才是地狱。

“听懂了么?”

看着云淡风轻却又坚定不移的李清明。

心理老师当场点了点头,大笔一挥——

“出院!哦不……健康!”

她一面奋笔疾书一面说道:“思想如果以正确为标准,那你显然错得离谱,怕是要被绑上捆束床了;但若以自洽为标准,李清明,你会是这所学校里最健康的那个,祝你早日下地狱……哦不,早日成为尖兵!”

当她振奋抬头期待一个回应的时候。

却只看到一扇渐合的门。

她反倒微微一笑。

对的。

你从来就没在乎过这个评价。

更没在乎过我。

奇怪,我为什么在笑?

我反而成为了被治愈的那个?

这算什么?心理学上的以毒攻毒?

有了!论文题目有了!

哈哈我成了!

这破学校再也装不下我了!

qidiannvsheng.com|起点女生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没有了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