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点女生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古言 >大明元辅 > 第282章 宫里宫外(二十)什么叫胆大包天

第282章 宫里宫外(二十)什么叫胆大包天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
如果您还没有登录请点击:【登录】,如果您还不是本站会员请点击:【注册】成为本站会员!

无论是陈矩、刘平还是高务实,此时此刻都没料到,在他们还在讨论现任东厂提督是否可以信任之时,御马监掌印李文进仍在广进坊。

广进坊,就是那个背景为王锡爵家产业的赌场。不过,这家赌场的背景其实并不只是王锡爵一家,它的背后还有其他势力。

李文进此刻并未在赌钱,而是大模大样地坐在赌场的密室之中,翘着二郎腿、半眯着眼睛打量他眼前之人。

眼前之人是个中年男子,面微黄,身清瘦,长须盈尺,翩然有度。此人面带微笑,正说道:“京师人言御马精明,当知这十万两并不难拿。毕竟在下只是希望知道自今日起、一月之内坤宁宫戍卫人数,以及各有何部轮换。这般小事,对御马而言毫无困难,更无危险,实乃天降横财。”

“咱家自小是个苦命人,从来不敢信会有什么天降横财能洛到咱家头上。”李文进轻哼一声:“这不,咱家这一下午便输了三千多两,天底下还有咱家这样手背的吗?”

中年人呵呵一笑,道:“今日下午可做不得数,那只是在下为了能请御马来此一晤,特地找了几位此中圣手做局罢了,哪里是御马手背?若是御马愿意帮在下这个小忙,下午这点赌资在下自当如数奉还。”

李文进对于钱财的态度,一贯便是“没赚就是亏”,一听今天下午输的钱也能还回来,脸色不由好看了些。不过,他口中依旧是拒绝的:“坤宁宫是何等要地,咱家虽然是御马监掌印,可御马监又不管坤宁宫,你要的这些消息咱家上哪给你弄去?莫要说笑,莫要说笑。”

“在下哪有说笑,是御马说笑了吧?”中年人微微笑道:“您是慈圣太后之亲弟,当今天子之娘舅,还掌着御马监大印,宫里的戍卫难道您还不能过问吗?

况且,如今在下也不是请您调整戍卫,不过是希望每天都了解一下戍卫的情况罢了,您随随便便就能知晓其中详情,再随随便便派个小黄门告知在下,这有何难?”

李文进忽然把脸一板,冷冷地道:“坤宁宫宫禁如何,岂是你一介白衣所能问?你欲知此事,究竟有何图谋?趁如今咱家尚不曾起得杀心,劝你老实道来!”

谁知中年人并不惊慌,反而不急不忙地道:“御马多虑了,在下只是为了确认这些戍卫是否实心任事罢了,能有什么图谋?”

见他丝毫不怕,李文进倒也不再逼问,只是冷冷打量了他一会儿,忽然摇头道:“你想来也是个见过世面的,不过那也没用,这样的事不是你能谈的。若是……你们对这消息着实上心,那就让你东家出面来和咱家谈。”

“好,御马果然豪爽。”那中年人笑了笑,起身抬手一礼,道:“请御马稍候。”说罢转身而去,进了另一道书柜暗门。

李文进毫不在意,端起桌上的一杯清茗,惬意地轻抿一口。他并不担心茶里有毒,毕竟现在明显是对方有求于他,不可能害他。再说,他对自己的身份也很自信,在这四九城中、皇帝脚下,没人敢对他这个太后亲弟、天子娘舅如何。

很快,暗门再次被打开,之前那中年人又回来了,与他一同来的还有两人。李文进瞥了一眼,发现其中一人依稀有些眼熟,不禁盯着他沉吟起来。

那人似乎也猜到李文进可能认识自己,莞尔一笑,拱手作礼道:“御马别来无恙,学生钱梦皋这厢有礼了。”

李文进这才回想起来,恍然道:“哦,是你?”但他没有接着说,又朝另一人望去。

那人也不迟疑,笑着拱手:“学生钟兆斗,见过御马。”

李文进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二位科长这般神秘莫测,倘咱家不是个内官,光是这排场便要吓得瑟瑟发抖了呢。”

此“科长”并非后世之“科长”,乃是有明一朝对六科给事中的俗称,而六科的左、右给事中则俗称“副科长”。如今,钱梦皋时任刑科给事中,钟兆斗为工科给事中,的的确确都是“科长”。

钱梦皋笑道:“御马说笑了,学生二人今日是有求于御马,况且御马何等尊贵,天底下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在御马的太岁头上动土?就算今日刚刚回朝的那位,想必也是不敢的嘛。”

今日刚刚回朝的那位是哪位?总不会是说董一元和刘綎,别说他二人不过武臣,根本没那地位,就算论其品衔又如何?两人不过是外镇武将,谈何回朝?

所谓“回朝那位”,自然只能是指当朝少傅、太子太师、文华殿大学士、户部尚书兼平倭经略、南宁候高务实。

但李文进看起来并不吃这套吹捧,摆手道:“可别给咱家乱带高帽。想那南宁候乃是文臣封爵,超品世袭罔替、与国同休,即便不算其他官职,他也绝非咱家可比。你等有事说事,咱们能谈则谈,却莫要扯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钱梦皋与钟兆斗对视一眼,刚要说话,谁知李文进却又指了指先前那中年人,对钱、钟二人道:“你们二人师承明白,咱家不必问你们代谁而来,但这位……呵呵,他可是到现在还没说清楚来历呢。”

原来李文进先前说让“背后之人”出面来和他谈,其实也只是那么一说。他心里隐约猜到这件事“背后之人”绝非寻常,不是那种会轻易跑到广进坊这种不入流之地来的。不过,那中年人迟迟不肯表明身份,李文进却是不能忍的。

钱梦皋、钟兆斗转头朝那中年人望去,那人倒也不矫情,正儿八经地拱手一礼,道:“学生东阳生员徐令久,见过御马。”

徐令久,这个名字李文进确定没有听说过,不过嘛……

“东阳徐家?”李文进正色问道:“不知与前相申公汝默是何关系?”

李文进这一问似乎有点奇怪,一个浙江东阳的“徐家”,和苏州长洲的申家有什么关系,怎么能联系起来?

这事确实有原委,乃是与申时行的出身有关。多年前,有一个姓申的富商去外地,偶遇一个很漂亮的尼姑,一番追求下,两人居然陷入爱河。很快尼姑发现自己怀孕了,没过多久便生下了一个男孩儿。

这可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,因为这位申先生是个有老婆的人,偏偏又把人家尼姑肚子给搞大。这事如果传扬出去,老申家的面子就丢尽了,所以孩子绝对不能带回自己家养着,只能让别人帮忙。而这个孩子,毫无疑问就是后来的申时行。

申时行的爹既然是苏州富商,当然不会把自己的孩子带给普通人家收养,而是给了当时的苏州知府徐尚珍收养。

小书亭app

徐尚珍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孩子的人,得到孩子后一点也不嫌弃他是尼姑之子,还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徐时行。

但是接下来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,因为没过多久徐知府就辞职回家了。不过好在人家也是退休官员,何况在苏州知府这种天下一等一的好位置上干过,除非他是海瑞,否则怎么也穷不了。

所以,徐知府家境相当不错,徐时行小时候也算吃香的喝辣的,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甚至他那个便宜老爸还给他找了不少好老师,让他学了一身本事。

当然这一切只是外因,内因是人家徐时行本人悟性确实很高而且聪明好学,二十岁时就考上举人,在一般人眼中已经前途无限,但此时来了个小问题。

徐时行二十八岁那年去京城赶考,临走前他的养父徐尚珍告诉他说:儿子呀,其实你不是我的亲生儿子。还没等目瞪口呆的徐时行发问,徐知府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和盘托出。

已经为人父母的人可能会觉得很奇怪,你儿子都要去考试了,这时候就不要给他增加一些额外的心理负担了嘛!这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,干嘛非要在这时候说出这种事情?

可后来的一切证明了徐知府的高瞻远瞩。人家就是要告诉徐时行:从现在开始你的出路只能靠你自己,前面会有大量的艰辛险阻在等待着你。我这个便宜老爹也帮不了你太长时间,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。

实际上这就是徐尚珍对儿子的最后鼓励,徐时行当然了解老爹的一片丹心,因为他当年就中了状元。不过他可没有忘记徐尚珍对他的养育之恩,还是希望归入徐家。

令人费解的是,徐尚珍拒绝了他的要求,在申时行前来时关了大门,任凭申时行怎么哭求都不肯开门。

这可是一个刚中了状元的孩子衣锦还乡啊!

但是,徐尚珍的眼中似乎真的只有付出没有要求收获。于是,在难言的感动之下,徐时行告别了徐尚珍,回到申家。

如果是二十年前,让老申家接纳这个孩子,申家人恐怕是不大乐意的,可二十年后人家已经是状元及第,这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情,没有任何人会不接受,所以他们敲锣打鼓的将徐时行迎进了家门。

只是,此时徐时行的亲生父亲已经去世,回家时他便改为了申时行。

他当然知道,自己的亲生父亲只是给了他一副皮囊,而养父才将他培养到成人成才。故而在此后他的人生中,一直都尽力帮衬和重用养父徐家的人。也正因如此,李文进一听“东阳徐家”才会一下子就联想到申时行。

“御马真是法眼如炬,学生幼时受申公赏识,曾为元渚公书童。”中年人谦虚答道。

元渚,乃是申时行长子申用懋的号。

李文进这下反而诧异起来,皱眉道:“这么说,此事还与申正郎有关?”

正郎,是对六部某司郎中的俗称,因为郎中即该司主官,故称正郎。申用懋时任兵部职方司郎中,正五品,掌天下舆图。

按照李文进的想法,这件事如果申用懋也插手了,那性质似乎就有点复杂了。

申用懋代表的可不只是他自己,肯定也能代表申时行。申时行虽然已经致仕回乡,但他做了那么多年的阁臣乃至首辅,朝中的门生故吏之多,那显然也不是说笑的,所以申家仍然是一大势力。

谁知道情况似乎比李文进想象中还要复杂,因为徐令久看似客气、实则意有所指地道:“申、王两家可谓一体,这一点御马想必也是知晓的……要不然,学生今日怎会出现在这广进坊呢?”

好家伙,果然还有王锡爵的关系。李文进看了看徐令久,又看了看钱梦皋和钟兆斗,任事他历来胆大包天,此刻心里也不禁有些滴咕起来。

徐令久代表的是“申王两家”,也就是申时行和王锡爵;钱梦皋和钟兆斗呢?

钱梦皋还好说,他乃是沉一贯的门生亲信,显而易见是代表沉一贯的。不过钟兆斗则不是特别肯定,他当初没有拜认座师,而是投到房师赵志皋门下,莫非现在真是代表赵志皋来的?

也难怪李文进有些怀疑,毕竟赵志皋这位病恹恹的老头子平时看起来并不怎么参与党争,他自己也很少在朝中大事上明确表态,很多时候都是附和其他阁老,颇有些“举手阁老”的风范。

难道连赵志皋都直接插手到今天这件事里头来了?李文进眉头大皱。

如果真是连赵志皋都插手了,那看看今天这排场,可不就是心学派的大老们代表全来了?申时行、王锡爵、赵志皋、沉一贯……心学派前相、今相代表大集会呀。

虽说李文进一贯胆大包天,仗着自己的特殊身份、特殊经历,当初连高务实的钱都曾经多次敲诈——说敲诈似乎有点过了,但他的确暗示过几次,高务实也的确给了,而且每一次数目都不少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如今的高务实已经不是过去的高务实了。现在实学派在朝中如日中天,再加上皇帝早已实际执掌天下大权多年,他对高务实的信任又是举朝皆知……今天这件事如果有和高务实别苗头的意思在里面,即便是胆大包天如李文进者,那也不得不仔细权衡一番。

然而,李文进到底是李文进,他的“权衡”还真是不同寻常。

“看来今日这事还真是大事呀。哼哼,咱家仔细想了想,十万两太少了……”李文进冷笑道:“二十万两,少一两都不行。”

----------

感谢书友“曹面子”的打赏支持,谢谢!

感谢书友“曹面子”、“阿勒泰的老西”、“逗布”的月票支持,谢谢!

PS:这章是昨天的,发迟了是因为这里头有些资料太难查了,尤其是人物关系……可见大纲好写,细化贼难。大纲只要把梗概安排一下,细化的时候却要一个个人物都安排上,而写这些人物之前还得查他一堆的关系,什么出身、师承、历史上做过哪些事等等,资料又全是标点都没有的古籍,昨晚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

qidiannvsheng.com|起点女生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